當前位置:香港快遞查詢>> 縣區

甘心苦膽照人生 行醫數載負健康

字體大小:
來源:蕪湖新聞網           編輯:蘇慧

人物簡介:許瑞才,男,1956年6月17日出生,系安徽省當塗縣石橋鎮起壠村人。許瑞才自1976年開始並在村衞生室工作,一直到了2017年才退休,1983年獲得了省首屆鄉村醫生考試考核證書第033號授予鄉村醫生職稱,兼歷年村衞生室財務會計工作,退休前任本村衞生室主任工作3年。退休後聘用在蕪湖市經濟技術開發區龍山街道奇瑞新裏城社區衞生服務站任基本公共衞生及家庭醫生簽約服務工作,最近兩年帶領新裏城社區衞生服務站家庭醫生團隊獲得了龍山街道及經開區前三名的好成績。

事蹟簡介:在中國農村,許多不曾擁有姓名的鄉村醫生默默奉獻了一生。他們在最廣闊的土地,為轄區居民提供着基礎醫療服務,守護轄區居民的健康。從醫多年,許瑞才一輩子都把自己的心血奉獻在了這個崗位,也沒能卸下身上的重擔。數年始終如一,化為一天為一程,許瑞才每天早上很早就會出門,到各家各户去給居民測量血壓血糖,然後完成基本公共衞生的事情,每天下午安排按時按量的下社區登門入户,給行動不便的居民提供醫療服務,同時長期對於行動不便的患者提供便利性服務,完成基本檢查措施。

正文:今年2月初,武漢發生疫情,返回小區的人就多達七十多人。面對可能被傳染的風險,許瑞才沒有退縮,本來已經退休的他,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崗位,沒有迴避,而是不顧個人安危,義無反顧的主動上門,挨家挨户去找這些人。量體温,做檢查,詢問活動軌跡,密切接觸人羣等細節,從早忙到晚,沒時間休息,甚至顧不上吃飯喝水。

社區居民們知道了有從武漢回來的打工人員,都特別怕被傳染,多數人產生了恐慌情緒,小區裏面每天的氣氛十分緊張。看到這種情況,許瑞才就到小區裏面挨家挨户的去做大家的思想工作,耐心細緻的進行宣傳講解。告訴大家,我是醫生請相信我的話,這種疾病雖然有傳染性,但是,只要做好各種防控措施,就不會被傳染,即使被傳染了,也是可以治好的。在他苦口婆心的勸説下,大家逐漸消除了恐慌情緒,並主動配合他做好自我居家隔離,自我防控工作。

疫情擴散嚴重期間,他早出晚歸,忘我工作,在小區裏,拖着音箱,用喇叭反覆講解疫情防控知識,耐心傳達黨中央和國務院對這次疫情防控所採取的措施和救治政策;告訴社區居民,國家已經調動大批部隊和各省市的幾千名最好醫護人員來馳援武漢,支援湖北各地市,肯定很快就會把疫情控制住,保護鄉親們的身體健康。

平凡的日子裏,他走在每天都在衞生服務站工作着,十年如一日,堅守初心,為民服務,上門看病。這個小區的孤寡老人比較多,老人也不太能夠出門去聯繫醫生表達自己的身體狀況。許瑞才只能步行挨家挨户的對他們的身體進行檢查,憑着多年來在小區裏面挨家挨户看病的經驗,出診看病時練就的體力和耐力,每天都無數次的往返於通往各家各户的的路上。為了給小區消毒,他經常揹負起幾十斤重的消毒箱,挨家挨户上門消毒,他沒有怨言,沒有牢騷,默默地完成這些最普通的工作。

武漢疫情爆發以後,他成為了小區裏的主心骨,成為抗疫的核心力量!社區居委會幹部安排防控工作和他討論商量,居民們拿不定主意了,也要找他合計。為了方便工作,及時發現問題解決問題,他果斷決定,吃住在衞生服務站。除了給小區居民確診治療各種常見疾病外,還要觀察叮囑小區幾名老年慢性病患者,按時給他們打針吃藥,保證他們的慢性疾病得到緩解和控制,同時再抽出時間去開展疫情防控工作。

“肚子痛多久了?昨天吃了什麼?吃冷的沒有?”“沒有吃,昨天下午開始有點拉肚子。”“少抽點煙,到我這裏來了你還抽煙。”“哈哈,戒不掉得嘛。”這樣的對話,在許瑞才的生活中已經出現了無數次,64歲的他是蕪湖市經濟技術開發區龍山街道奇瑞新裏城社區衞生服務站任基本公共衞生的一名鄉村醫生,從醫41年,他早已和大家成了朋友、親人,誰家有個頭疼腦熱的 總是第一時間想起找“許老師”。許瑞才的家就在龍山街道,1976年,他在村衞生室工作,他説,那會兒沒有什麼上下班時間,大家都知道我住的地方,隨時都會過來敲門看病。每天早上,許瑞才都會準時來到衞生室,這時,已經有人在衞生服務站門口等候了,從到診所開始,直到上午10點多,前來就診的社區居民一直排着隊,許瑞才幾乎沒有休息過。夏天天氣熱,前來就診的社區居民,主要集中在早晨和傍晚 下午陽光烈,人相對要少一些,一天許瑞才要看大約60個病人。曾有多次去城裏醫院工作的機會,但他沒有選擇離開,每當有人問她,為什麼能堅持這麼長時間時,他總是會説“習慣了,和大家也有感情了,捨不得離開。只要自己有能力、有精力,就想一直幹下去。”這41年的堅守,不只是許瑞才一個人,還包括他的妻子,他一直在衞生服務站,他的妻子就幫着他拿血壓計,把社區居民檔案錄入系統。看診結束後,兩人會一起來到小區居民家中,進行日常的健康隨訪,小區的每一户人家許瑞才都很熟悉,只要説出名字他就能説出人家家裏的基本情況。許瑞才的父親也是一名赤腳醫生,他説自己做鄉村醫生就受了父親影響,父親説,最有成就感的,是看着病人從生病到好轉,最感動的時刻,是病人對自己説“謝謝”。工作之餘,許瑞才總是在學習,他説作為一名醫生 決不能停止學習,必須要不斷地給自己補充新的知識,他現在已經是獲得了鄉村醫生這個職稱了。他説:“既然選擇了這個職業,就要對病人負責,對自己負責,努力做得更好,保護好居民們的健康,做好守門人。”工作當中總是無節假日休息,隨時隨地為居民提供慢病的門診服務,為老年人、高血壓、糖尿病及殘疾人提供上門隨訪服務,履行了作為一個家庭醫生應有的職責,風雨無阻,為居民進行用藥指導和生活指導,提供個性化的健康服務,同時也為每位居民提供年度健康管理計劃和年終健康管理評價。許瑞才醫生用他的一生奉獻在了這個平平無奇的崗位上,在這裏發光發熱,一次又一次的幫助大家解決實際性問題,可謂是甘心苦膽照人生,行醫數載負健康的醫生榜樣。